潍坊信息港

当前位置:

落网十一年千万用户次融资

2019/03/10 来源:潍坊信息港

导读

落:十一年,千万用户,次融资 遇到一个一眼就爱极了的、相见恨晚的、沉迷了两天的产品却不知道如何下笔写它 「落」。这个名字听上去略黑暗的词

落:十一年,千万用户,次融资 遇到一个一眼就爱极了的、相见恨晚的、沉迷了两天的产品却不知道如何下笔写它 「落」。这个名字听上去略黑暗的词在百度搜索里的条是「我们记录独立音乐」 这个词在互联里已经形成了无法忽略的某种气质和崭新意义。

遇到一个一眼就爱极了的、相见恨晚的、沉迷了两天的产品却不知道如何下笔写它——「落」。这个名字听上去略罪犯、黑暗的词在百度搜索里的条是「我们记录独立音乐」的「落」官。——这个词在互联里已经形成了无法忽略的某种气质和崭新意义。

Logo 是一只优雅却内敛的黑天鹅,站也极简:一张图片背后是一篇文字和一组音乐,更新时间都没有固定,却在每一期后面都有近万的点赞与大量的评论互动。

落是一个推荐国内外独立音乐的站,致力于推荐这个时代里朴素、有质感的声音。同时提供海量的文章阅读,包括:音乐人专访、音乐知识、音乐行业相关互动、诗歌等内容,每篇文章都是精选手动配乐。落一直坚持人工推荐音乐,它认为:「音乐是音乐人的感情衍生物,有感情地去推荐音乐会让大家更好地感受到音乐本身真挚的情绪。」

这个极简、文艺、小众的独立音乐站与 ONE 一个的气质相似,而它没有一个如韩寒那般有影响力的后台,却也已拥有用户上千万——你可知它已悄然存在了 11 年。当落创始人胡建国告诉我:初的 10 年,落是他一个人在业余时间带着一些志愿者维持、志愿者挑选严格且毫无报酬,让我甚是感动于这一群人对音乐这么持久的热爱。

除此之外,毫无盈利的落维持依靠的是会员自发的捐赠,连域名、服务器来自用户的支持。这期间落经历过服务器到期、暂时关停、甚至程序出错导致数据丢失一切从零开始。

这些背后的故事让我感动和震惊:十年,你的一生中有几样东西或者梦想可以坚持十年。

2013 年 10 月起,落正式在广州开始团队化运作。正因为此,大家才能够通过站、IOS、Android、WP 等平台更快捷的接触到落,到现在,落终于有了十个人的专职团队。在移动端上线后,短短三个月内用户量已经上百万,并且每天都有大量新增:「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我们倍感欣慰的同时,也感到巨大压力。」胡建国说:「服务器和人力等方面都出现了明显的不足。」今年 10 月 18 日,胡建国在「给落朋友们」的信中表示要开始寻找融资:「为了更好的传播音乐、为了给大家提供良好的服务、同时探寻出一定的、合理的商业模式。」胡建国要寻找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

落用十一年的时间沉淀了千万有态度的、有独特审美理念的用户,它仿佛是这一帮人的理想国。当它要开始融资人,用户在留言里说:我们愿意付费,但不要太多商业因素,否则会吞噬落的本质。

胡建国不比任何一个落死忠粉丝少爱落。作为创始人,他明白落不可能在这快速的互联时代里始终一成不变。音乐站里有虾米、文艺社区里有豆瓣以及其他相似的领域都有前辈的转型、发展的经验、教训可借鉴,对于落来说有重要参考意义。拥有大量的、忠诚度高的用户,对于一般的站来说盈利方式太多了,但是面对一群「有钱、任性」的文青用户——落如何找到或者试出这条用户仍然爱、又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不论是通过广告、活动票务还是怎样,总需要更小心翼翼。

目前, 该项目在天使汇angelcrunch寻求融资,感兴趣的投资人可在天使汇搜索「落」查看详细资料。

项目名称:落

一句话描述:运营十一年的独立音乐站,

落网十一年千万用户次融资

无个性化推荐、反 UGC,已积累用户上千万。

团队名称:广州新噪音络科技有限公司

团队成员:

胡建国  [创始人] 工作经历: OPPO • 产品经理 • 负责 OPPO 智能机音乐产品的策划

广州星外星唱片公司 • 项目经理 • 负责 的整体项目策划和运营

个人亮点: 有丰富的音乐行业从业经验

谢淑斌  [CTO] 工作经历: 星外星唱片 • 移动端产品经理 • 拥有 5 年的移动终端项目开发经验

梁伟鹏  [开发工程师] 工作经历: 南都传媒集团 • 产品经理 • 拥有 4 年的站项目 开发经验

曲悦阳  [运营总监] 工作经历: • 运营经理 • 负责公司的线上运营和线下活动

多米音乐 • 运营总监 • 拥有丰富的线上运营 与线下活动经验,以及音乐人资源

邹士伟  [首席设计师] 工作经历: 酷狗 • 设计师 • 负责客户端的 UI 设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