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李长声日本书店同样面临冲击核辐射书成热点

2018-10-29 12:18:02

李长声:日本书店同样面临冲击 核辐射书成热点

回顾过去一年的阅读情况,我想到的都是日本的一些书。  日本在过去一年里,除了由于地震和核辐射问题受关注,出现了许多与这类内容有关的图书之外,并没有太突出的阅读现象或潮流。尤其是从文学上讲,卖得比较好的还是一些“老路子”,比如推理类、心理类,这些类型的书一直卖得比较稳定。另外就是生活类图书,图文并茂的,历来都比较受欢迎。  关注核辐射的书成为新“热点”  如果要说日本读书状况相对明显的变化,那么就是由于日本发生地震,整个日本出版业受到了很大影响。尤其是日本东北一带是造纸的基地,所以地震后造纸受到影响,甚至中断,很多杂志没有纸,无法进行印刷出版。所以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日本的书店就比较萧条,因为很多杂志都无法正常出版,书也印不出来了。  相对而言,日本读者今年比较关注的是与核辐射问题有关的图书,这类书近在日本突然间出了很多,这也是在解答许多日本读者内心的疑难问题,比如核电站问题,究竟该不该建核电站,建得对不对这类问题,一些图书都关注得相当多。这些是今年日本阅读情况中,出现的一个新的“热点”,其他的都是“老路子”。  说实在的,我读国内的书并不是很多,因为平时都在日本,读的都是日本书。近几个月为了深圳读书月的“年度十大好书”评选,我就比较集中地去读一些中国书。尤其是作为评委,面对100本候选书的名单,我分多次特别去查阅了这些一年来的新书。当然也有我自己推荐的书,因为我比较关心出版、阅读类的图书,所以我更多的是从出版的角度去关注书。有的书其实我都知道,不一定读过,但却从出版的角度很了解这些书。  日本书店同样面临巨大冲击  这几年,我从日本回来中国比较频繁,过去是一年回来三四次,现在则一年回来五六次,每次一般都是住3个星期左右。  由于我大多数时间是在日本,所以我更多的是从出版信息出发,去了解国内的书,再去找这些书来读。应该说,我每次回到国内重要的事情就是逛书店,一旦回来我就像给自己“补课”一样去找书来看。所以只要是在中国,我就常逛北京的书店,找自己感兴趣的书。  我逛得比较多是万圣书园,但毕竟万圣书园离我的住处比较远,所以对我来说交通比较方便的是去三联韬奋图书中心、涵芬楼书店这些地方。买了多少本倒说不清楚。我逛书店比较偏向于关心人文类的书,尤其喜欢一些文化、历史方面的书。相对来说,我对社会类等其他类别的书涉猎不太多,大多只是关心一下,看看封皮,看看前言后语。  不久前北京的光合作用书店倒闭,很受关注,我也注意到了。因为这个书店还是属于实体书店,从大的趋势来讲,实体书店是在走向衰微。因为现在络经营书店以及电子书等等,肯定是未来阅读潮流的一大方向,这是无法改变的。无论读者怎样喜爱实体书店,怎样喜欢纸本书,也是无法改变这个发展方向的。我觉得实体书店不应该是想着怎样去反抗和维持,而是应该在这种电子化的时代里找到自己新的路子,从而获得新生。这在日本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日本的实体书店也面临着不断地倒闭的问题,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如果大家喜欢看书、逛实体书店,那么大家还是得考虑怎样才能让它们走出一条新的生路。单纯地苦苦维持或试图对抗潮流,实际用处并不大。  看完《寻路中国》想写《寻路日本》  在过去一年里,我读国内的书还是比较集中。其中印象较深的是海豚出版社出版的“海豚书馆”那一系列人文书。此外,由于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与此有关的书也出了很多,所以我看这方面的书也比较多。  今年“年度十大好书”评选,许多评委都提到了《寻路中国》。我比较早就已经看过《寻路中国》了,所以评选讨论时我还开玩笑说“看了之后我还想写一本《寻路日本》”。我觉得《寻路中国》这本书挺有意思的,它能够让人想一些实际上也并不是很高深的问题。  我平时写专栏需要翻阅的书,还是日本书比较多,因为我希望把日本的阅读情况介绍给中国的读者,尤其是看了比较感性的东西,更想介绍给国内的读者。这也是一个漂泊海外的人,对国内读者尽的一点心吧。对于国内的书,除非一些翻译的书我会从写书、书评的角度去阅读,其他的书,我很少去了解,因为我并不是这方面专门研究的专家,这也算是“扬长避短”吧。  (李长声 口述 深圳商报 钟华生 实习生 冯沪萍 整理)  李长声小传   旅日学者、专栏作家,1949年生于长春,曾任日本文学杂志副主编。1988年自费东渡,一度专攻日本出版文化史。20世纪90年代以来,为北京、上海、广东、台湾等地的报刊写随笔专栏,结集出版有《樱下漫读》、《日知漫录》、《东游西话》、《四帖半闲话》、《居酒屋闲话》、《日下书》、《枕日闲谈》等等。近译有藤泽周平着《隐剑孤影抄》、《黄昏清兵卫》。

黄金麻荔枝面
金融街融府
防汛移动泵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