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GoogleFit大战AppleHeal

2019-03-07 20:59:38

Google Fit 大战 Apple Health,谁会是赢家? 可穿戴设备大潮汹涌而至,谷歌和苹果也分别发布了平台级产品 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大战一触即发,究竟会鹿死谁手呢?

创见干货:可穿戴设备大潮汹涌而至,谷歌和苹果也分别发布了平台级产品 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大战一触即发,究竟会鹿死谁手呢?

对于苹果和谷歌这两大巨头来说,任何一个领域都是寸土必争的战场,似乎每过一个月,它们所争夺的阵地就会增多——桌面操作系统、操作系统、数字助理、基于云计算的办公应用程序、智能手表、地图......

去年秋天开始,硝烟开始弥漫到健康应用程序和以之为基础的平台上。随着 Android 5.0 Lollipop 的发布,谷歌推出了 Google Fit,而苹果在 iOS8 发布不久也推出了 Apple Health 和 HealthKit API。几个月过去了,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些应用程序和平台发展状况,Apple Watch 发布之后它们彼此的路又在何方?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是否有一个能赢得你的芳心?

数据的采集

尽管发布之初就宣布了一系列的合作伙伴,但事实上,在第三方应用程序和设备方面,谷歌和苹果都没能取得很大的进展。虽然有一些提供支持的数据源,但是从相关机构的测试和用户的反馈中来看,这些数据限制很多,且不可靠。

举个例子,Jawbone Up 的 App 可以直接连接到 Apple Health,但不能连到 Google Fit。它也可以连接到 Runkeeper 这款跟踪计步应用程序上,不过目前仍然只支持 iOS 版,安卓版的随后才会推出。就这点而言,Runkeeper 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同时向 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 传输数据的应用之一。

平台的不统一造成了数据采集的混乱状况,用户难免会产生疑惑。

市面上的时尚运动追踪设备制造商 Withings 已经为自己的 App 做了 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 的全面适配。而另一家制造商 Misfit 则仅仅为 Apple Health 提供了有限的支持。与此同时,Fitbit 现在却回避了谷歌和苹果的平台。

从论坛帖子、App 测评的情况来看,任何一个平台都没能给用户畅快淋漓的用户体验。一些用户反而转向了一些更稳定、更明确的数据中心整理他们跟踪的所有数据,比如 HTC 的合作伙伴 Under Armour 旗下的 MyFitnessPal。

在即将迎来六个月纪念日之际,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 展示出来的更多还只是潜能,并没有很多实际的功能。

App 的功能

在内容和使用方面,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 之间有着显著的差异。Google Fit 是容易入手的,因为它的功能都是基本:随着时间的推移跟踪记录使用者的活动、体重和心率等。

走路、跑步和骑自行车,这三项活动的数据会自动记录,还可以手动添加从游泳到滑雪数十项运动。此外,心率和体重的数据点也必须手动输入。这些数据的呈现方式像谷歌的现代服务风格一样,整洁而清晰。支持「每日目标」,但是用户只能设定每天的运动步数或特定的运动时间。睡眠情况是没法跟踪的,而且也不会有智能「教练」,指导如何针对性地调整运动习惯和目标。

Google Fit 的表现确实没有苹果产品的那种全面性,但在谷歌一向擅长的领域里仍然保持着自身的优势。这一平台还有一个任何设备都可以访问 Web 界面和跨平台的路线图,也就意味在可以像 Gmail、谷歌地图一样显示在 iOS 系统上。

与此同时,Apple Health 则把所有的数据保存在它所运行的 iPhone 上。作为一个应用程序,它的功能远超 Google Fit——睡眠跟踪,包含了距离和海拔的计步,以及人体测量、燃烧的卡路里和血糖水平等一系列健康数据。

GoogleFit大战AppleHeal

仅仅使用谷歌自己的工具,用户很难利用收集到的数据得到之后应该怎么办的建议和智能指导。虽然可以绘制出自己的睡眠情况,但不会有任何有关如何改进的建议。也没有设置健身和睡眠目标的选项,不过带有此功能的 Apple Watch 就要到来了。

Apple Health 可以跟踪记录任何数据,上至饮食中的纤维素含量,下至身体的温度变化,而 Google Fit 在这些细节方面就相形见绌了。Apple Health 还有 Medical ID 部分,这一部分旨在为用户打造一个全面的健康和医疗史,而 Google Fit 只能关心你走了多少步,是否完成了一天的运动目标。

移动和可穿戴设备

对于 Jawbone,、Misfit、Fitbit 和 Withings 等可穿戴设备兼容性的讨论发现,这些东西其实并不是必需品: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 都可以通过内置传感器收集数据,而且这两家公司也都有自己的智能手表产品投放市场。使用 Android Wear 手表意味着计步和心率数据可以无缝地同步到里的 Google Fit。而 Apple Watch 一旦开始使用,也必将无缝地与 Apple Health 对接集成。

由于 Apple Health 有着很高的系统权限,因而其它的服务和设备需要给予它更多的支持——Apple Watch 无法计量吃下的蛋白质含量和血液中的含氧量。

集成了 Google Fit 的 Android Wear 设备由于坚持了基本的知识,所以能够覆盖一切。或许只有当谷歌和苹果品牌的可穿戴设备都完全建立之后,其对应的 App 才会真正走进这个平台。

未来,谷歌的服务可能会使用更多的功能,这一切应该在今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会到来。苹果的服务则可能会使用更多的资源,所以终可能是 Apple Watch 使得 App 变得有意义。

现在,Google Fit 和 Apple Health 这两大巨头还是被困在为 Jawbone 和 Fitbit 打造的 App 的阴影之下,在分出高下之前,谷歌和苹果都有自己的问题要处理,它们不能再让自己还停留在起跑线上了。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