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追寻品大牌中国代工真相

2018-10-31 13:24:15

追寻品大牌中国代工真相

[导读]品究竟在中国留下了那些痕迹,因为曾在中国生产,品就变得不了吗? 面对庞大的中国市场,品制造商的态度却很“暧昧”。一方面,一部分品确实在中国进行过生产;另一方面,品为了保有尊贵的形象,拒绝承认曾在中国代工。对待中国,品制造商体现出一种复杂的情绪,一方面求之不得,一方面又想避而远之。品究竟在中国留下了那些痕迹,因为曾在中国生产,品就变得不了吗?

以Prada为代表的国际品,在中国公众心中始终保持着神秘感。但近日一则“中国公司可能控股Prada”的,似乎将这个百年品牌与中国的距离瞬时缩短。

据了解,Prada方面以“中国人收购可能会把品牌格调变差”为由,拒绝了上海商人陆强的收购请求。陆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曾以2000万欧元并购的一家意大利咨询公司已经陆续买入Prada13%股份。当他希望再收购至多20%的股份,成为Prada的控股股东时。Prada得知该咨询公司背后是中国人,于是突然提价,把原本只需4.5亿欧元就可买入的债权银行所持股权,提价至7亿欧元。

Prada公司甚至以形式发布公告称,Prada家族成员中,没有人将持股卖给中国商人陆强,该公司94.9%的股权仍由Prada家族和Prada孙女的夫婿伯特里控制,而其余5.1%股权由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控制。

无论Prada方面对“中国人格调”的认知如何,中国作为品消费大国,对Prada的意义不容置疑。而此前甚至有媒体报道,包括Prada在内的很多品企业,都在中国有代工工厂。

如果这一消息属实,Prada对中国相关问题的处理就显得极为矛盾。

7月15日,一位来自广东、为多家服装类加工企业作法律顾问的律师王强(化名)告诉《法治周末》,他服务的企业有不少为品品牌(包括Prada)做代工,“这在业内并不是新鲜事儿”。

Prada代工真相难辨

在北京王府半岛酒店Prada专卖店采访时,该店工作人员告诉,店里销售的所有商品均是从意大利原厂进货。

当问及Prada在中国是否有代工工厂一事,该工作人员说:“听小道消息说,公司在东莞有代工工厂,但仅限于鞋,而且只是鞋上的装饰品。”

致电Prada中国总部普拉达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后,该公司总机接线员听说采访的内容后,表示不对此事发表意见,称“就代工一事当前不需要与媒体沟通,如果事情足够严重,会有公关部门人员主动向媒体发布声明”,并在无法提供公关部工作人员实名的情况下拒绝转接。

此前有媒体报道,广东东莞的兴雄鞋厂可能为Prada的代工工厂,并称距离兴雄鞋厂约十分钟车程的一个名为“兴昂工业园”的地方,工人表示,他们生产的皮鞋品牌包括Prada,而且是成品鞋,全部出口。

在淘宝上发现一家声称专门销售品原单的店,店主曼谷(化名)在店规中写到:本店商品均系,是大品品牌中国代工厂内部的尾单或者样板。由于厂家并不代工手袋以外的东西,所以无法提供专柜的一切外包装及小票,更无法提供后续保修服务。

这家店经营的品牌包括Coach、Burberry、Hugoboss等,以前也曾经卖过Prada的钱包,但曼谷告诉,Prada的货越来越难拿了。

曼谷说自己有一些在代工厂拿货的渠道,但具体的不便透露,不过Prada的确在中国有一部分代工工厂,不过基本上都是半成品,要运到意大利进行打标(印上MadeinItaly的标签),“所以在非专柜拿到的Prada产品,不打标的更可能是真品”。

品的几种代工形式

与Prada不同,老牌意大利品牌Armani则公开表示,有一些生产线是在中国生产的。

2008年金融危机后,为缩减成本,将部分生产线移向中国的品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天津津达制衣有限公司在其站上公开表示:津达公司为皮尔·卡丹男装生产商,也是Armani、CK、Reporter等众多世界知名品牌的加工基地。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祥祺品研究中心研究员曾明月告诉,品走的是金字塔路线,一般情况下,金字塔顶端的产品是完全高端的,生产量很少,但是有些品牌也会开发一些公众能够消费得起的产品,比如香水、丝巾。

“还有一些品牌有多条生产线,金字塔顶端的产品生产线肯定是在原产地的。”曾明月对说。

曾明月告诉,一般品在国外代工有几种形式:一种是在国外生产成品,比如Armani有七条生产线,顶端的GiorgioArmani是在意大利生产的,EmporioArmani就有一部分是在中国生产的;一种是由国外企业代工部分工序,“我曾经和一个中国企业老板去日本找刺绣工匠,后来发现跟我们合作的那位工匠,也为香奈儿提供手工刺绣业务”;就是完全授权经营,比如皮尔·卡丹就授权很多中国企业生产一些中低端产品,比如羽绒服、袜子。

“其实产品外包或找代工,对于品来说是有风险的,会影响到品牌的整体形象甚至公司经营状况。这种做法的确会降低成本,并有可能把低收入人群培养为其高端品牌的消费者,但也会稀释其品牌价值。”曾明月解释说,1994年前后,GUCCI就曾经把一部分外包出去,但企业甚至因此破产,“毕竟品不是快消产品,走的不应是大众路线”。

不过,王强告诉,为品做代工也并非易事,因为品企业对代工厂的质量把关也非常严格,每个代工厂都会有专门的质量控制人员,“现在深圳这边甚至出现了专门的QC(质量控制)公司,为大品牌的代工业务服务”。

“广东这边有上万家加工企业,能为品做代工的也就几十家。”王强说。

品对原产地的迷恋

曾明月告诉,在品行业非常讲究原产地(COO,CertificationofOrigin),“原产地决定产品定位”。

但国际上并没有通行的原产地规则规定达到何种要求才能在产品上标注“MadeinItaly”或“MadeinFrance”。

提及对Prada拒绝中国企业收购的看法,曾明月表示可以理解,“因为当前中国制造给世界的印象是便宜、低廉、不够尊贵”。

而尊贵,恰恰是这些品品牌可以营造出来的品牌形象,以此制造距离感、贵族感。曾明月告诉,她曾经听说过一个案例,即一个人发现自己买的LV的包上印着“MadeinSpain”后,就非常气愤,认为这个包不够尊贵,“其实西班牙也是皮具制造的大国,但当消费者看到这个缘自法国的品牌不是在法国生产的之后,该包的尊贵感就大打折扣了”。

“并不是说谁的东西好、谁的东西不好,品和大众路线的品牌只是在不同的商业模式之下被经营而已。”曾明月补充说,现在中国的产品质量已经完全与世界接轨了,只是当前中国给世界的印象尚未有改观。

“不过品品牌一般都把生产环节隐藏得很深。每个人都知道香奈儿、LV总部在法国,但是应该很少有人知道它们的工厂在那儿。”曾明月说。

即使是上文提到的可能为Prada做代工的兴雄鞋厂,也相对隐蔽,且管理严格。据悉该厂每一个出入口都有保安把守,出入必须佩戴工号牌,所有供货商在下午四点以后不得入内,而在互联所能找到的企业黄页上显示的该公司的均为空号或无人接听。

在调查中发现一篇题为《李恒与东莞大岭山兴雄鞋厂、鹤山市易高鞋业有限公司竞业限制合同纠纷一案》的文章,内容显示,曾担任兴雄厂的鞋面B1部门襄理一职的李恒与兴雄鞋厂之间,签订过一份《保密协议(含竞业限制条款)》,该协议约定,李恒在与兴雄鞋厂解除劳动关系之日起两年内,不得自行从事、或者与第三方合作从事、或者受雇于(包括服务于)第三方从事与兴雄鞋厂同类产品或者同类业务、或者与兴雄鞋厂有竞争关系或其他利害关系的类似产品或业务。

兴雄鞋厂发现李恒在2006年5月离职后不久就任职于易高公司,遂委托律师于2007年1月4日分别寄发律师函给李恒及易高公司,要求李恒遵守《保密协议》中有关竞业限制的约定及提示违约后所需承担的后果。

这种保密措施在一般鞋厂是少有的。

王强告诉,他服务的一些企业有制作品成品,然后直接拿到中国专卖店销售的现象发生,且产品上面的标签则是“MadeinItaly”或“MadeinFrance”,同时也有一小部分产品被拿到国外去打标,然后再运到国内,换取通关证明,以向消费者证实产品是从国外进口的。

对此,曾明月说这不应该是品所为。中国国际品牌引进中心刘文献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要符合那些条件才能贴上“MadeinItaly”的标签并不是一种工业标准,也没有国际统一的硬性规定,但应该是一种追求,至少要保证产品的核心工艺是在意大利制作完成,主要原材料也来自欧洲,才可以标上“MadeinItaly”。

浦东注册公司
老婆饼袋
窑炉保温模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