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僵而不死Google真的挂了吗

2019-03-04 18:05:21

僵而不死,Google+ 真的挂了吗? 创见干货:数字营销公司石庙咨询首席执行官埃里克 恩吉 (Eric Enge) 在 4 月 14 日的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Google+ 活跃用户数量已经不到整个谷歌用户数量的 1%,目前谷歌用户数量为 22 亿,Google+ 活跃用户数量可能不到 .

创见干货:数字营销公司石庙咨询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恩吉 (Eric Enge) 在 4 月 14 日的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Google+ 的活跃用户数量已经不到整个谷歌用户数量的 1%,目前谷歌用户数量为 22 亿,Google+ 活跃用户数量可能不到 2200 万。

数字营销公司石庙咨询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恩吉 (Eric Enge) 在 4 月 14 日的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Google+ 的活跃用户数量已经不到整个谷歌用户数量的 1%,目前谷歌用户数量为 22 亿,Google+ 活跃用户数量可能不到 2200 万。

恩吉在研究报告中写道,「关于如何定义 Google+ 活跃用户的标准,业界已经争论了数年有余。Google+ 到底要多少活跃用户?难不成 Google+ 服务已经沦落成鬼城?」。此次恩吉的研究可谓是业界对此问题定量解答的努力尝试。石庙咨询公司络营销分析师马克·崔弗金(Mark Traphagen)在文中写到,「考虑到研究中所引用的海量 Google+ 个人档案数据,这是迄今为止为翔实的研究报告。」

恩吉分析了 50 多万个随机选择的 Google+ 用户个人资料页。鉴于谷歌个人档案会在用户次注册谷歌时自动创建,因此即便有九成 Google+ 用户没有公布个人资料页也在意料之中。通过对 22 亿谷歌全球用户进行深度分析和推测,恩吉发现尽管所谓「活跃」的 Google+ 个人资料页的用户数量有 1.11 亿,但是仅有 670 万用户公布了超过 50 次个人资料页,如果将时间限定在近三十天内,那么这一数字会缩减到只有 350 万。

恩吉表示,「如果 Google+ 上的公开行为真的只有这么少,很显然并不能为谷歌带来多大价值。按道理说,这个互联搜索巨头是否应该考虑关闭或者干脆拆分掉这项服务?」恩吉认为答案显然不是这样,尽管 Google+ 活跃用户的比例太小,但数百万数量的用户对于谷歌而言,依然是一个重要的数据来源。

尽管谷歌在历史上不乏各种未能满足市场需求和预期的产品及服务并随后进行了大切除手术,但是恩吉还是希望谷歌的高层能在将来继续发展 Google+。

恩吉的此项研究同时点燃了大家对近发布的「Google+ 陨落的五大原因」文章的热情,Forbes 站上各种评论,作者 Twitter 和 Google+ 上的流量也暴增。大量正面的评论对作者的观点给予了支持,该文甚至被 Forbes 主页置顶。而反对作者的评论主要分为三个流派,Google+ 铁杆粉丝派表示,「我和身边的朋友都喜欢用 Google+,怎么可能陨落」!也有一些理性分析派,纽约大学营销学教授斯科特·加洛威(Scott Galloway)就认为 Google+已死。当然第三派就是各种互联喷子,无端指责和谩骂满天飞。

业界对 Google+新共识

加洛威的「Google+已死」的隐喻在社交媒体上并不是什么新颖或者的观点。亚历克西娅·索特西斯(Alexia Tsotsis)和马修·潘扎里诺曾于 2014 年 4 月 24 日在 TechCrunch 上发表了一篇名为「行尸走肉般的 Google+」。丽萨·伊亚迪西科(Lisa Eadicicco)曾于 2014 年 4 月 25 日在 Business Insider 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传闻谷歌或将终结其失败的社交络产品 Google+」。就在上个月,内特·斯旺纳(Nate Swanner)还在 Slashgear 上发文称,「Google+正被拆分,这可是好事。」现如今恩吉的研究报告中所显示的岌岌可危的 Google+ 活跃用户数据则为上述言论和观点提供了定量依据。

就谷歌对 Google+ 产品的态度而言,其他一些业界评价可没有恩吉那么乐观。有传言称谷歌已经对 Google+ 产品部门动手了,Google+ 的员工已经被解散并差遣到诸如 Photos、Hangout 和 Android 等其他部门。悲观者认为这也反应了谷歌高层在历经了四年的努力之后已经逐步认识到 Google+ 作为一项单独的产品并没有达到预期的表现,因此遣散这个产品部门也理所当然。

谷歌曾表示并未有任何显著的产品战略变化并且自一开始也无意让 Google+ 作为单独的产品或者前端服务来与 Facebook 正面抗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为何要成立一个单独的产品部门?为何会在 2011 年大吹大擂 Google+?又为何会在 2011 年的 Google+ 发布会上公布「胡萝卜加大棒」政策,还大言不惭地宣布如果 Google+ 成功的话会为每位员工额外报酬奖励?那又为何会强迫 YouTube 和 Hangout 用户注册 Google+ 账户?实际上,人人都明确地感受到谷歌想要重点打造 Google+ 的意图。而现如今谷歌高层为何要回避甚至篡改历史呢?难道这就是他们所谓的「整合全球信息」?

不再去纠缠谷歌发展 Google+ 的初衷,让我们展望未来,Google+ 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产品,而仅仅是一个平台,根本上了结了与诸如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其他社交络的竞争。Google+ 团队很显然正在构建一些利用 Google+ 为平台的窗口小部件产品,很显著的一个变化就是 Google+ 取消了针对其他谷歌产品的关联整个政策,Google+ 并没有在官方终死去,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笔者对谷歌和其他社交媒体的体验

一些 Google+ 的粉丝认为笔者是一个「谷歌黑」。首先必须澄清,作为谷歌搜索、Gmail、Hangout、谷歌地图、谷歌翻译以及 Google Groups 的用户,笔者自认为使用体验还是非常愉快的,在遇到谷歌被某些纽约喷子攻击时,笔者还是会维护谷歌。

笔者自然是希望谷歌万事顺意。然而人无完人,公司也一样,即便是笔者所仰慕的苹果和亚马逊公司,在公司管理上都存在很大的改善余地。相较于评比产品的好坏,笔者更喜欢在公司管理上辨别孰优孰劣。

笔者实际上并非 Facebook 的活跃用户,也仅仅是在 2010 年被友各种催促才开始使用 Facebook,个人并不买 Facebook 的帐,自认为对工作并没有什么帮助,之所以维系 Facebook 账户也是为了能在发文之后迅速回应热心友的评论。

2011 年 Google+ 上线时,笔者毅然决然地用上了 Google+,当时甚至认为 Google+ 不仅看起来像 Facebook,更会超过 Facebook,落下 Facebook 三条街都没问题。无需像在 Facebook 上把好友集中在一起,在 Google+上,笔者可以按照圈子来给好友分门别类,井然有序地关系管理方式令笔者倍感愉悦。笔者并没有浪费时间去刷 Facebook,Google+ 的朋友圈子非常对胃口,当然还是要吐槽下邀请其他圈子好友使用 Google+的麻烦。总之相较于 Facebook,还是 Google+ 更能俘获笔者的欢心。

但是与 Twitter 相比,无论在文章传播还是了解其他相关文章以及社交互动上,Twitter 更适合笔者的工作方式。Twitter 这种跳出朋友同事圈子的传播方式,让我彻底成为 Twitter 的活跃用户,目前在 Twitter 上也有好几千数量的好友。

笔者也在 Forbes 站上积极回复友的评论,即便是那些意见完全不合的友观点意见,笔者都会一一详细回复。但随着评论数量的暴增,笔者也没办法再继续一一回复友的评论。从专业意见交换的角度而言,笔者自认为已经竭尽全力地去和每个人保持沟通。

涉及到社交媒体,笔者仅仅是一个普通用户,并非什么专家。笔者在社交媒体的兴趣主要在于方便工作的管理,笔者的社交生活更多的还是在一顿美味的晚餐或者充满欢乐的美酒上,绝非对着计算机显示屏。

在 Google+ 上,笔者也并未从 Google+ 粉丝的建议中看到太多优点,实际上随着 Twitter 逐步占据笔者的生活,笔者已不再是 Google+的活跃用户。一般用户对于社交媒体的看法是非常有效的,谷歌应该更加重视才对。比如,在广泛使用的用户满意度工具 Net Promoter Score(净推荐值得分)上,谷歌仅仅是 11 分,总分是 100,改善提升空间非常大。

其他人的 Google+用户体验

笔者努力去爱上 Google+ 的尝试终泡汤,如果恩吉的研究结果无误的话,99% 的谷歌用户应该都有同我类似的经历。即便谷歌没有公开表示 Google+ 已经消亡,Google+ 也很难恢复元气。自一开始,Google+ 就被「鬼城」的绰号所困扰。Google+ 也许会有一些忠实的用户群,但是很多人还是对此不感兴趣,这些人无法忍受谷歌对 Google+ 产品的坚持,比如谷歌尝试通过 Blogger 或者 YouTube 强迫用户注册并使用 Google+。实际上 Google+ 并未因此而真正流行起来。

从长远来看,Google+ 并没有立身于产品设计,而更多的是靠关联并绑定其他日常谷歌服务来生存。这些评价有助于解释为何 Google+ 的有效用户不足整个谷歌用户的 1%。很显然,Google+ 只适合某些人,并不适合所有人甚至是绝大部分人。Google+ 剩下的意义也就在于这是互联巨头谷歌公司打造的产品,仅此而已。专注于「整合全球信息」的地球上强大的 IT 公司历时四年也仅仅是带来了不到 1% 的活跃用户。

斯科特·加洛威的研究

我们暂且不谈斯科特·加洛威关于 Google+ 用户参与度每年下跌 98% 的陈述,笔者花了些时间同加洛威的 L2 咨询公司的员工进行深入沟通,了解并逐步掌握了这些研究数据。虽然是个人研究,但是很多研究数据还是公开的。若要更好的理解 L2 的研究数据,首先必须了解加洛威的此次研究是从一个社交媒体广告客户的视角来看,而非社交媒体一般用户或者商业公司的角度。正如 L2 所言,「我们对社交平台的分析是基于品牌广告客户在平台上的投资回报。」

该研究报告中有几个重要指标,分别是「单位成本下用户参与度」(即为用户互动总次数:基于用户互动总次数的品牌内容传播表现)、用户参与度(即为单位成本下用户互动次数),用户参与度(即为用户参与度除以社区用户数量再乘以 100)。

僵而不死Google真的挂了吗

报告显示,Google+ 的单位成本下用户参与度从 134 增长到 224,即便 Google+社区用户数量从 680,000 增长到 960,000,但用户参与度却下降了 98%。

对此,L2 公司表示这种变化反应了研究样本中的加权平均数。似乎 Google+ 在一些小品牌广告客户中表现不错,但在大品牌广告客户中的表现就非常一般。上述数字也意味着就目前来看大品牌广告客户对 Google+ 还是不满意的。

品牌广告客户数量到底有多重要?谷歌目前的战略在于鼓励用户在 Google+上互动,这样谷歌就能在其搜索广告中追踪并利用这些互动。无论如何在有限的范围内,Google+ 或许还是能为谷歌的整体业务带来一些价值。

L2 公司总结道,「我们认为 Google+ 的真实价值在于尝试并开发出能够在页端以及其他设备端追踪得到的单一用户标示,一旦谷歌不再强迫用户注册 Google+ 账户,那么在社交络的用户数量份额上,Google+ 会被进一步拉大与 Facebook 的差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