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信息港

当前位置:

随身空间之种田修真

2019/06/24 来源:潍坊信息港

导读

凌靖终还是留下炼制的大部分丹药给白纪衡之后带着果果进了“时光塔”。(有?(意?(思?(书?(院她觉得自己确实应该想一想静一静。当然,果果那

凌靖终还是留下炼制的大部分丹药给白纪衡之后带着果果进了“时光塔”。(有?(意?(思?(书?(院她觉得自己确实应该想一想静一静。当然,果果那一番话和白纪衡的付出对她影响颇大。但是终促成她希望能从新考虑缘由于昨晚上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梦里,就在就玄秘境里。她在那里和一个人开心的生活。那个人她知道自己本能很信任。但是奇怪的是在梦里她无意识去看这个人的面容。然后,忽然,这个人扭过头来向她微微一笑。霎那间,她只觉得心神大震。那分明是白纪衡的脸!为何会是白纪衡的脸而且还出现在九玄秘境?她觉得实在太奇怪了,因为她完完全全知道自己开心玩耍生活的地方是就在九玄秘境里。她以为,存在于秘境之中的,必然是自己恋恋不忘的父亲。然而现在,为什么会出现白纪衡的脸。联想到之前小蝶说过白纪衡身上有种熟悉的气息,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联系?闭关的日子,对于外界的一个月,实际上,她在时光塔中会呆整整一年,所以,她需要这一年的时间,来好好梳理一下。她要考虑到女儿果果和白纪衡之间的互动。种种迹象,都让她不得不得去正视这份羁绊。也许,千年的孤寂,也真的是太寂寞了。自己本来就不对白纪衡设防,也许还不如有个人陪着自己。自从之前恢复了记忆,她能想起自己的来历,也能深刻的感受到那几百年作为一缕孤魂在飘荡的孤独,但是,她也隐隐感觉自己或许还有什么无法想起来,也许,丢失的那部分是为重要的部分。然而,若是永远想不起来,那且不是千年万年的孤寂下去。也许,有个人陪着也好。白纪衡其实是个不错的人选,他现在也是果果的爸爸了,而且,自己凌玄宗之前被毁的仇,他们也知道。她想,如果这次修炼出来,就接受他吧。凌靖不是一个纠结的人,只是因为几百年的孤独,造就她冷漠的个性。实际上,她也曾经天真烂漫过。所以,如果把对方纳入自己的心底,那一定是全心全意的对对方好。以前,她只是有太多的事情困住自己的脚步而已,还没来得及去考虑。现在,正好借着闭关,好好的考虑考虑。一个月后,时光塔内,凌靖慢慢的睁开眼睛。她现在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不出半年,她就能达到出窍期。因为道统在人界地球的传承几乎已经消失,所以大家都不知道,这是多么一种逆天的修炼速度。就算是传说中的神祇血脉之后也无法达到这种速度。而凌靖居然可以达到。同时,果果也成功筑基。兴的是小白,小白现在修为是一日千里,相信在进来两次,它就能化形了。可惜时光塔在凌靖出去之后,就只能关闭,无法让小白单独留在里面。所以它也只能委委屈屈的出了时光塔,不过倒是可以留在就玄秘境之内,这里面的灵气非常充足,可以随意修炼。因为凌靖有太多的事情,也不愿意一直留在时光塔之内,修炼一段时间肯定要出来历练下。外面放不下的事情还有太多。或许是因为前面十几年都失去记忆,一直以凡人的身份存在着,她对于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割舍不下。比如自己的妹妹琴安。这可能就是循环吧,这是一种因果。凌靖现在缺少丹药,地球上也缺乏材料,有很多炼丹材料都需要几百上千年的灵植,现在,就玄秘境刚刚开始解开封印,就算现在种植大量的灵草也需要时间。除非是在“时光塔”中种植。可是时光塔中面积太小根本不适合大面积种植。凌靖本打算炼制大量的丹药来帮助宗派弟子修炼来着。所以出来的时候,时光塔里面已经生产了几千上百年的灵植取出来几只,同时又把一些珍贵的种子用特殊的种植方法种植在里面。白纪衡一直徘徊在金丹养丹阶段,无论如何都无法化丹,一旦化丹,在体内形成本相元婴,就能直接上升到元婴阶段,这是一个质的飞跃。本来因为小妻子留下大量聚灵丹和一些九转金丹,同时食用的也是蕴含大量灵力的食物,他明明都感觉到了瓶颈,但是就一直在这个壁垒徘徊,他对此也感觉非常无力。唉,小妻子和宝贝开心果都去修炼去了,撇下他一个孤家寡人一个,不知道这两母女去了哪里,每次一闭关,自己就无法感觉到她们的气息。虽然自己从来没想过要去刺探他们的秘密,但是,以前小妻子闭关的时候总还会有果果这个开心果留在身边,自己也知道小妻子迟早会来,不像这次,一走就快一个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万一,不来了?”白纪衡越想越心惊肉跳,本来以他的修为,不会出现任何的情绪波动,这个时候,也是坐立不安。想来想去,只好去孤儿院那快地皮看看现在建造得怎么样了。小妻子还有建造孤儿院的这份心思,那一定是个很心软的人,虽然平时冷冰冰的,那也是自己先对不起小妻子,迟早,自己会把小妻子打动的,想到这里,白纪衡嘴角的弧度不知不觉就弯起来。嗯,就算小妻子一时半会不接受,他赖都一定要赖在他身边。于是在街上,阳光之下,路边的人都看见一个俊美绝伦的人,不疾不徐的漫步而来,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天生有点冷冰冰的,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然而不知似乎那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一弯,霎那间那冰冷的脸庞变得万分温柔,似乎天地间的一切都因此而柔和下来。孤儿院选择在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地方很大,周围也比较空旷,政府把这一片区的土地都批给了孤儿院。本身,孤儿院就是不允许民间私人开设,所以,名义上,这里也算是政府支持的,在加上王家和京城秦家的大力活动,自然而然,周围一大片区就围绕这里规划起来。然而,既然在规划,这里还是很荒凉的。天气很好,然而,就在这平静的阳光下,白纪衡突然敏感的感觉到一丝不安。“难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心里一惊,这种不安就好像五年前被罗宗的人算计的那次一样。白纪衡的直觉一向都是非常灵敏的,一堵还未拆迁完毕的墙体后面,两个人鬼鬼祟祟的看着他,手里拿着一个像白玉一样的法器。若不是这个可以隐蔽气息的法器,凭这两个筑基的小人物,还不够白纪衡一个手指头的。若是白纪衡看见他们,就能发现其中的一个正是几年前追杀他的其中一个人,诚然当年很狼狈,因为自己的受伤,被修为比自己低的人追杀。“果然是他,快去通知师傅。”其中一个人阴阴一笑,说道。。作者有话要说:抱歉,我归了。有点不适应,担心写出Bug,所以我在10月份是隔日更,到11月份开始恢复日更,欢迎捧场。本书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www.

赤峰专治白癜风医院
临沧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台州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标签

上一页:破镜重圆娱乐圈

下一页:对面的女孩

友情链接